国产免费破外女真实出血视频_1313午夜精品理论片_黄色app下载

冲出月亮岛分集剧情

  冲出月亮岛第7集剧情先容  这位囚服背上印着386的囚犯对着所有劳工高声呼号,他说,你们都是中国人,知道你们在干着什么吗?这是军需品啊,这些工具被运上战场,就是敌人的战斗力知道吗?他又说我就是刚刚从前线下来的,我的一个团苦守七天七夜,但最终被鬼子攻破,因为什么?就因为鬼子有比大家更好的装备更强的战斗力。而你们却在这里为鬼子生产这种军需品,你们这是在为敌人磨刀去杀大家的同胞啊!  这位上校的呼号没有使一其中国劳工停下手上的活,自已却连忙就被闻讯赶来的看守打手送进了刑房。  刘墨扬是亲自尝过牢狱刑房的十八般苦刑的,看着上校威武不屈的样子被送进刑房,刘墨扬心里想,如果这位上校能在世从刑房出来,那么他一定就是自已计划中要找的这位首脑的不二人选,他在心里默默为这位正在饱受酷刑折磨的首脑祈祷,希望他能扛过一道道五花八门的酷刑。  入夜后从刑房传出的惨啼声令刘墨扬一阵阵揪心的同时,他也从惨啼声中推断出上校仍然没有屈服,并保持着旺盛的生命力。  到后半夜,他的心被越来越微弱的惨啼声一度度地变凉,最终惨啼声停止了,整个监舍万籁俱静时,刘墨扬险些就能听到自已的心跳声了,因为他推断上校很可能已经被折磨至死了。  一阵脚步声突然在他的监舍门口停了下来,然后听到开门声,门开后,看守叫出了其中的三个编号,让他们出去后,扔进了一具血肉模糊的躯壳,刘墨扬一看,险些惊叫作声,这个半夜被扔进他的监舍的正是那位上校!  看守说把他摆设在刘墨扬的监舍里是典狱长的下令,他说希望080号能领会典狱长的用意。  刘墨扬连连哈着腰说:“领会领会,我一定会让他改变与皇军不互助的态度。”  就像上帝的摆设一样,刘墨扬和这个真名叫陆刚的国军上校成了同囚一室的狱友,刘墨扬悄悄鼓励自已:“一定要救活他!”  面临陆刚的冷嘲热讽,刘墨扬照旧决议对他施以援手。因为刘墨扬认定,这个国军团长就是自己苦苦在寻找的“宋江”。刘墨扬冒充制造一起生产事故让自己受伤,借机摸进雅子的医务室,偷来了治疗外伤的药物,偷偷给陆刚用药。  射日团继续对日军均需物资举行攻击,邱天红为掩护战友不幸受伤,被日军抓获。  军需部长鸟尾接到了军需堆栈遭到“射日团”突击被毁的电话,气得大发雷霆,这无疑使原来就已经物资匮乏的日军雪上加霜。鸟尾打出多个电话,并对手下一一严厉训斥后,仍然没能使自已怒气稍减。  这时,一位戴着玳瑁眼睛,衣着整洁得没有一处皱巴的武士泛起在了鸟尾的办公室门口。  鸟尾看清来者是谁之后,那一脸怒容连忙由阴转睛,他热情迎上:“哦,渡边君,我终于把你给盼来了。”  这位叫渡边仁的日军大佐,四十多岁光景,那张洁净得如同白玉一般的脸上戴着一副棕色的玳瑁眼镜,显得尤其具有学者风度,事实上,他简直是一位学者型的武士,曾因写过一本其时在日本海内十分脱销的书而成了广受日本军界和政界尊重的人物,所以只管他的军衔只是个大佐,但鸟尾对他的到来却显得格外尊敬。  最让渡边仁感动的是这位少将部长,竟然以一字不差地背诵渡边仁所著书中的一段话来作为对他到来的接待词:“‘纵观世界历史,强国从来没有停止过向弱国扩张的激动,但有一个事实却成为包罗拿破伦时代的法兰西帝国也无法挣脱的魔咒,那就是一个国家的领土被另一个更强大的国家占据之事时有发生,但从来还没有哪一个民族真正制服过另一个民族而获得过长治久安。改变这个历史,最有效的计谋,就是要修正以肉体消灭为唯一手段的战争看法,而要更注重对一个被占据民族的精神制服。而大家大和民族注定要成为打破这个魔咒的国家。’”  背诵完这段书章,鸟尾还啪啪啪地拍了几下巴掌,说渡边君书中的这段话,真是我大和民族真正走向强大的理论指导。  渡边仁谦恭地哈了哈腰,也对眼前这位军需部长大老远地从上海请调到占据区表现万分的谢谢,他说:“职下其时写那本书的真正目的,并非是为了助长大日本帝国被胜利冲昏头脑的狂热,而是出于一种忧患,一种深深的民族忧患,他说这种忧患并非来自于眼前的战报,而在于逻辑,也就是说,既然世界上简直存在我书中所说的那个魔咒,那么当大家大日本帝国用武力将大和民族的势力规模扩大到整个欧亚大陆及太平洋地域之后,大家这个总共只有7000万人口的岛国,如何有效地治理和驾控这许多附庸国?我提出这个问题的真正意义在于:如果大家占据了却没有使占据区的人民诚服于大和民族并听从以共荣为宗旨的有效治理,那么这种占据不仅是临时的,同时也是埋伏着随时都可能遭到抵抗而使大家陷于永无宁日的危机。”  鸟尾听着连连颔首说:“我真希望大家的将领们都能够来亲耳聆听左右的卓识。”  渡边仁作了个歉逊的手势后说:“这次职下衔命而来,在认真阅读了将军左右给我的月亮岛劳工营计划书后,蓦地发生一个想法……”  没等渡边仁说完,鸟尾就接过话头说:“你一定是想用你的理论和思想,在那个月亮岛上为大日本帝国做出一个如何统治别人的实验。”  鸟尾的话让始终保持着学者风度的渡边仁也禁不住发生一种跃跃欲试的激动,他唰地从椅子上站起,说:“这正是大和民族给予我的神圣职责!我想连忙登岛!”  鸟尾说:“我相信渡边君不光是个思想家,照旧个行动者。我欣赏左右的远大理想,但眼下我最关怀的照旧前线紧迫的军需品生产,我希望你能将岛上的产量提高一倍,以满足本战区五万将士的作战需求。”  渡边仁一想,问:“我听说月亮岛的现任典狱长野田君……”  鸟尾不屑地说:“我会尽快让那个只会自称屠夫的莽汉野田让出月亮岛典狱长的位置,虚席以待左右。”  渡边仁向鸟尾深深鞠弓……  苏静在岛外苦苦寻找射日团的下落未果。  刘墨杨一直守候在陆刚身边,直到曙光穿过那个小小的窗孔射进监舍时,他才发现陆刚的眼皮开始微微翻动。
标签:

相关文章